走进崇高 · 拥有崇高

热烈庆祝走进崇高研究院十周年院庆

《当你遭遇不幸,总会有人说:你命不好 做自己命运的主人》——侯斌:崇高形象大使

首页    崇高风采    人物专访    《当你遭遇不幸,总会有人说:你命不好 做自己命运的主人》——侯斌:崇高形象大使

  从自强不息到超越自我,再到挑战极限,他的人生永远在进阶。

    美国媒体称他“中国斌”,他喜欢自称“侯哥”,别人都在抱怨,觉得社会不公平,但他觉得,残疾人没有公平之说,只有在不公平中成就自己的人生。

  追逐

  年少心怀“奥运梦”

  

  1996年亚特兰大残奥会上,初次参加残奥会的侯斌以1米92的成绩夺冠,并创造了该项目的世界纪录。2000年悉尼残奥会,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,侯斌成功卫冕,并以1米94的成绩刷新纪录。

  1975年,侯斌出生在黑龙江佳木斯一个普通工人家中,从小就酷爱运动。9岁那年,因火车事故失去了左腿,但这绝不能浇灭一颗热爱运动的心,他依然坚持运动。

  因为这次事故,原本并不宽裕的家庭便负债累累,侯斌迫切希望自己能够早点出去工作,热切渴望自己能够独立生存,能够为家中减轻些许负担。初中毕业后,他就在佳木斯造纸厂下面的一个福利厂做拉车工人,一条腿的他拉不动,就和一个聋哑人合作,他在前面拉,聋哑人在后面推,为了能多挣点钱,除了拉车外,他还在单位做过烧锅炉的工作。

  一天,他在厂里电视上看到了一个残奥会的3秒钟视频,他无比激动,那一刻,他明白,这就是他实现人生价值一大出路,他告诉自己“我想成为运动员,成为像他们一样为祖国争光的人”

  从此,白天他在工厂工作,一有时间就骑着自行车去训练场练习,风雨无阻。从1990年开始接受专业跳高训练,1996年在美国亚特兰大残奥会夺得中国代表团首枚跳高金牌,2000年再夺悉尼残奥会跳高金牌,2004年雅典残奥会上,他头部意外受伤,以完全无麻药状态缝了四针后,依然第三次夺得了残奥会跳高金牌。

  


  坚持

  从“2号”到“1号”

  

  2008年9月6日,北京残奥会开幕式在鸟巢隆重举行,3分钟,39米,165次,主火炬手侯斌用双手完成攀登,点燃圣火,感动全世界。

  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上,坐在轮椅上的侯斌靠着双手和一根绳索爬上鸟巢半空,点燃了主火炬。3分钟,39米,165次艰苦卓绝的攀登,感动全世界。通常,在每次演讲的最后,他会回放这三分钟点燃主火炬的录影,大家与之共呼吸,掌声不断,泪水决堤。

  人们这才知道,主火炬手的第一人选并不是他。

  临残奥会开幕20天时,导演组定下点火方案,将所有可能担任主火炬手的下肢残疾运动员筛了一遍,留下两个人,一个是铅球冠军,一个是侯斌。到了现场,侯斌才知道,人家是“1号”,自己是替补“2号”。

  第一天试攀12米时,铅球运动员的上肢优势十分明显,侯斌被甩在后面。几天之后,侯斌就追了上来。“2004年雅典残奥会后,我俩的比赛项目都取消了。他不练了,我一直在练,后劲儿上来了。”私底下,他找了根铁棒,搭在平时把人吊起来的机器上,做成一个简易单杠,每天练上肢力量。

  训练也有一定的危险,“绳索一拉很容易绞在一起,轮椅就卡在上面了,等人来救,非常难受。”但侯斌总选择第一个上,导演一讲动作,他一抓绳子就上去了。“一号站在后边,不想第一个上,不可能让导演示范吧,那我就上呗。”

  训练基地在北京郊区一个部队营地,条件很艰苦,点火矩的地方到处都是蝗虫,侯斌都不在乎,练得很努力。一次,张艺谋电话询问训练情况,侯斌正好被卡在半空中。志愿者告诉导演,2号被卡住了,正在救他。如是几次后,导演听到的总是2号的消息。

  集训一共是15天。15天后,侯斌成了1号。

  事后,回忆起那段训练历程,侯斌说:“成为1号并不是运气,只因我比对手多一次,他坚持100次,我坚持了101次。”

  


  低谷

  不当运动员还能干什么?

  


  第二届港城民办教育节,演讲中的他,面对自己的经历侃侃而谈。面对寻梦之途的质疑,面对一个个常人眼里所谓的不可能,侯斌以自己的行动成就了一切可能性,成就了今日的璀璨。

  残奥点火,这是侯斌人生的最高潮,却也是最低潮。一个月里,满满的都是采访,一个月后,再没人关注。

  与健全人运动相比,残疾人运动并未受到多少人的关注,过去三次夺冠,也是如此,平时的比赛,裁判都比观众多。他曾和刘翔一起参加某个活动,刘翔是躲着媒体,而他和许多媒体人坐同一辆车,别人也不知道他是谁,即便不久前的新闻里,他刚刚成为全球首位残奥形象大使。

  那时,他已经退役,一度陷入了困惑:不当运动员还能干什么?一个残疾人干点什么才更有用?

  他的使命感或许比其他人更强。别人要么回单位上班,朝九晚五;要么拿着奖金购房置业,顺利转型“包租公”——这种一眼望穿的生活,不是他想要的。

  直到几个月后,他接到一个电话。一个学校邀请奥运冠军给学生演讲,因为没有酬劳被对方拒绝,让人代问残奥冠军愿不愿意去。“我去!”侯斌二话没说。

  


  “从没觉得可以靠这个谋生,就想讲讲自己的故事,抓住每一个机会,影响每一个人。”轰隆隆的掌声中,侯斌觉得演讲太过瘾了!“压抑了三十年,没人听一个残疾人表达。突然有一个舞台时,那种掏心窝子说话的欲望,所有观望你的人被你调动,你笑大家也笑,你哭大家也哭,与以往太不一样了!”

  1996年获得第一块残奥金牌时,侯斌也曾被拉上台作报告,稿子是残联专门找人写的,那个场面严肃紧张的,21岁的他直发怵,磕磕巴巴竟然念错行了。

  如今的侯斌没有演讲稿,脱口秀来自烂熟于心的腹稿。到哪里开讲,提前在脑海里重组一遍,上台就讲,即兴发挥,都是大白话。过去有人主动请缨为他写稿,写了半天,“找不到一点感觉”。他也专门花钱听过一次演讲培训,却学不来那些技巧,“别人很华丽,很有深度,我讲不来,我就讲我的人生。我的故事为什么能让人记住?因为它刻画了我。”

  


  转型

  不安分的“天性”

  


  北极时间2012年8月4日18时35分,侯斌乘坐破冰船抵达北极点。当这段为期十几天的探险结束时,完成了人生的又一次超越。

  貌似无心插柳的成功转型背后,是侯斌对自己煞费苦心的步步紧逼。2003年,侯斌报考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专升本广告专业,成为我国第一批上大学的残疾人运动员。2009年,他在母校继续攻读EMBA,成为全国第一个读EMBA的残疾人,接着又是国学班,佛学班,“用知识武装大脑”。

  侯斌自言骨子里有某种“不安分”的天性,在后天好几个阶段不断被现实强化。

  9岁时,夺得学校百米亚军的那天,急着报喜的他偏偏要走被家人叮嘱了无数次“不要走的火车道”,结果被火车轧断了一条腿;16岁时,在福利工厂忙着搬运纸芯筒的他,无意间看到小电视机里播放的全国残运会的新闻,第二天便去了体校,连着6天,每天爬7层楼,终于打动教练收下自己;19岁时,当他还只能跳1.55米时,放言要跳到2米,被别人嘲笑“异想天开”,最终以1.94米的惊人高度蝉联亚特兰大、悉尼、雅典三届残奥冠军,迄今无人能破;后来,他又去了南极,在北极游泳,每年去一次戈壁,义无反顾地做任何他想做的事。

  


  “残疾人的世界那么灰暗,但侯斌从来没有叫苦,太了不起了。”一位同学热泪盈眶说起他挑战戈壁的故事。2014年5月,侯斌第四次参加“玄奘之路”戈壁挑战赛,徒步完成138公里挑战。第一天正赶上七级风沙,侯斌凌晨4点提前出发,拖着假肢,“常常一走就倒,像企鹅一样,从一个又一个沙丘上滚下来,自己都觉得很壮观”,直到夜里10点,他终于走完了32公里,当他最后一个到达大本营时,二十几辆救援车一齐打开大灯,鸣笛,致敬,全场雷动。

  侯斌从不讳言自己贪恋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,这源自一种持续了近30年的内在恐惧——他绝不能被群体放逐。他常常会闪回到9岁时被轧断腿的那天,他一抬头,看到四周围拢过来的人,俯看他的脸上似乎都写着叹息,“这孩子完了。”

  “人生的路本来就很艰苦,我不能一直停留在奥运会的领奖台阶段上,我想重新创造自己另外的人生方式。戈壁挑战赛不仅强健了体魄、锻炼了心智、磨炼了意志、挑战了自我,更主要的是越走内心越平静,越走越觉得应该影响越来越多的人来参与行走,它能够激发人的潜能,体现出人生的价值。”侯斌在走完戈壁后这样坦然道。


2018年2月28日 10:20
?浏览量:0
?收藏